Interview

從藝術行政看中國現代舞發展 -- 與廣東現代舞團節目經理李靜賢女士對話
21 Apr 2015

廣東現代舞團(GMDC)是中國第一個專業的現代舞團, 成立於1992年,楊美琦出任第一任團長,曹誠淵出任第一任藝術總監。舞團每年都會推出一部主打作品,如經典之作:《回聲》、《冬》等。GMDC曾受邀於多個國際藝術節和巡演,出訪國家包及城市包括美國、加拿大、法國、德國、瑞士、荷蘭、英國、義大利、比利時、丹麥、波蘭、白俄羅斯、以色列、新加坡、韓國、印尼、菲律賓、日本、及香港、澳門及臺灣等。

現任舞團節目經理的EMA學員李靜嫻女士,擁有多年的藝術行政經驗,致力於中國現代舞的發展及推廣,受邀介紹了廣東現代舞團的經營理念、運營現狀、以及在中國舞蹈藝術行業所不可替代的作用。此外,她也分享了選擇EMA課程的動機。

李:李靜賢女士 記:記者(胡偉灝、梁敬樂)

記: 請問可以簡單介紹廣東現代舞團嗎?你在廣東現代舞團是負責什麼工作?

李: 廣東現代舞團是中國第一個現代舞團,成立於1992年。舞團每年都會有四個全新製作的節目,亦會有巡迴演出,包括國內和國外。舞團有14位舞者,對於一個現代舞團來說已經很多。所有工作人員包括技術,服裝,化妝等在內約有30人。我現在工作的部門是節目部,工作主要是對舞團和舞蹈節目進行行政支援,例如計劃表演節目的日期,與什麼表演者合作,在什麼地方進行演出等等。完成計劃後,便要想辦法將這些計劃實現。而宏觀上說,是需要建立廣東現代舞團的品牌,讓熱愛現代舞蹈表達的舞者有個表現平臺,讓觀眾有個可以與我們分享、溝通、交流的機會,讓中國的現代舞越走越遠。

記: 廣東現代舞團是中國的第一個現代舞團,你認為不同時期它在中國的藝術行業扮演了什麼角色?

李: 我覺得廣東現代舞團在不同時期的定位是不同的。在以前,我們的舞團就像一個工廠,希望可以培養一些舞者去參加比賽,然後得獎,成為現代舞明星。但現在的定位是不鼓吹舞者去參加比賽,而更注重發揮現代藝術的自由表達方式。因為我們的藝術總監曹誠淵先生認為藝術是不能比較,只有存在和不存在,沒有好和不好。所以我們現在的定位是想提供一個平臺去讓舞者有一個可以發揮的機會。有別於其他現代舞團,其他現代舞團一般都有一位靈魂人物,大部分的作品都是來自於一人。但我們的舞團現階段是想提供一個平臺和資源去讓年輕的一代有可以有發揮的機會。從而令現代舞可以有一個可持續的發展。

記: 廣東現代舞團有自己的廣東現代舞團小劇場,你們在自己的小劇場演出與在外面不同的劇場演出在設計節目上有什麼不同嗎?

李: 我們一般都是先有作品,才會計劃在那個場地演出。通常會在小劇場演出,但也會根據編導的意見而作出調整,例如上個月,編舞家邢亮先生受曹誠淵先生邀請為廣東現代舞團的一個節目編舞。邢亮先生希望這個節目能在較大,並與觀眾保持一定距離的表演場地表演,因為文本的內容發生在一個廣場中,而作者/讀者作為一旁觀的角色參與。因此我們安排這個節目在廣東粵劇院(廣州一個新劇場,擁有700座位)表演。另一方面,廣東現代舞團小劇場也會每月進行一些恆常演出,表演團體也不一定是廣東現代舞團,而可能會是一些小型獨立團體。因為一些年輕的藝術家或是小型舞團都沒有資金、場地進行演出,因此我們不會向他們收取場租,而是以分票房方式把小劇場借給他們,讓他們也有機會可以演出,讓舞團的小劇場可以發揮作用。

記: 曹誠淵先生創辦了香港城市當代舞團和北京雷動天下舞團, 又在廣東現代舞團擔任領導角色,他的參與在中國現代舞的推廣擔任什麼角色?

李: 廣東現代舞團是於1992年由楊美琦和曹誠淵共同建立,楊美琦任首任團長,曹誠淵則為藝術總監。鑒於曹誠淵生長於香港,也於更早的時期便在香港成立了城市當代舞蹈團,所以他把許多先進的舞團運營理念和經驗帶來了大陸,為舞團的建立和成長奠定了扎實的基礎,並培養出中國第一批現代舞“明星”,他們現在已經成為活躍在國際的主要華人舞蹈力量。在我看來,曹誠淵是中國現代舞發展中重要的推動者和先行者之一。曹誠淵先生在舞團運營中,一方面借鑒國外的經驗,並於中國實現,把現代舞帶入中國,另一方面也並不完全受外來影響,而是根據中國本土文化,揚長避短,發揮中國現代舞的特色,擔當了引領者的角色。

記: 您為什麼參與EMA課程?

李: 其實從課程開設之前,就有聽鄭老師介紹提及。一方面,聽說這個課程是專門為在職的藝術行政人員設立,無論是在課程內容、課時安排、導師經驗等多方面,都是完全為繁忙、缺乏系統理論思路整理的藝術行政從業者量身定做的;另一方面,鄭老師是一位擁有多年藝術行政經驗的專家,他之前的學生都活躍在中國的各個重要藝術機構,所以他作為建立者之一的課程,我感到具有相當的號召力。

記: 西九文化區即將落成,而當中演藝劇場是為舞蹈而設,你覺得這項設施對香港,甚至整個廣東省的舞蹈發展有什麼幫助嗎?

李: 具體情況不太清楚,之前曾聽說西九的建立,是為了打造一個輻射珠三角的X小時文化生活圈。但我認為香港的文化藝術建設步伐還是比廣東走得快和遠的,所以廣東的文化建設在某種程度上,應該向香港的文化發展取經。而西九的落成,一方面可以為更多觀眾提供更多不同類型、不同風格的藝術演出,不單單是舞蹈,事實上,現在粵港澳的文化交流已經非常緊密,從政府層面到民間,三地的文化互動已經非常頻繁。但在節目製作方面,我深深體會到香港的節目品質暫時還是比廣東省內先進不少的。希望通過場地、節目上的更多互訪互動,既能為大陸的節目製作帶來學習機會和刺激,也能培養出對節目具相當欣賞水準的觀眾,從而形成一個良性互動的藝術發展生態,藝團和市場可以共同進步。

記: 在香港,現代舞的觀眾很少,廣州的情況如何?你們如何培養觀眾?

李: 我並沒有接觸過香港的市場,因此不太瞭解,但在廣州的運營上我直覺認為比香港還要少,最低程度在比例上比較少,但並不是沒有,問題在於如何開拓市場,我們一直在針對這問題去嘗試各種方法。談到如何培養觀眾,首先,這個觀點在大部分的國家資助藝團中,等同于培養市場,某方面說,就是製作需要跟上市場需求步伐,切合市場大眾需要。而在我們看來,觀眾並不完全等同於市場,市場的需求可能讓部分藝團被動地進行創作;而現代藝術的創作恰恰在於它提倡自由、反映當下的初衷,這也決定了現代舞是小眾的。當然,這並不等於我們要完全背離市場、背離大眾,而正正相反的是,我們乘著國家宣導貼近基層的大方針,獲得部分資助,開始放下“小眾、高雅”的包袱,主動走進社區,以講演參半、工作坊、展覽、講座等免費的公益活動,希望獲得更多觀眾。

Thank you!
Your email is added to our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