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rview

新加坡華樂團的人力管理--記張美蘭女士的訪問
11 Sep 2015

張美蘭女士為新加坡華樂團的高級企業服務經理,主要管理新加坡華樂團的內部人力、行政及財務管理。張女士報讀了今年由香港教育學院舉辦的藝術管理及文化企業行政人員文學碩士。我很榮幸可以訪問新加坡華樂團的高級經理,知道更多現實中會出現的問題和解決方法。

張:張美蘭女士 記:記者林恩

記:除了傳統的中國音樂發展,你認為樂團可以作出其他藝術的嘗試嗎?

張:我們除了融合音樂次外,我們是去創作一個新的音樂-南洋音樂。我們想建立一個競爭性優勢。在亞洲,大部分樂團都在奏中樂,讓我們與眾不同的是我們重點放在南洋音樂上。而且我認為我們需要著重在我們自己的音樂及發展而不是著重在現有的音樂作品上。為此,我們舉辦南洋音樂作曲比賽,我們會制定規則和南洋音樂的定義,參加者需要作有關南洋音樂元素的作品參賽。我們的視野放眼在生產新加坡音樂, 所以我們除了現有的音樂演奏外,我們更著重在南洋音樂上。

記:您曾遇上難忘的危機嗎?

張:我們平常會有一個固定的場地排練和表演,但這個場地也是政府的後備國葬儀式地點,如果有重要政治人物過世,政府就會徵用這個場地,我們就不能排練和表演。有一次,我們的樂團舉辦了一連兩天的音樂會,一天是售票音樂會,另一天是American Chamber Commerce所贊助的音樂會。在音樂會前一週突然收到政府通知要轉表演場地,但我們已經辦好了票務和邀請表演嘉賓。我們公司立即組成一個管理團隊,討論後決定取消那場售票音樂會,並在三天內通知所有觀眾如何退票。但贊助商的那場因為他們的嘉賓都邀請好了,所以無法取消。因此,我們的團隊想想有沒有其他地方可以用,並遊說贊助商轉場地。在這次危機中,最困難的是如何在短時期內找到一個合適場地並讓贊助商滿意,公司不惜費用,找到一個位於露天的舞臺,並帶進大量流動冷氣讓贊助商的嘉賓能在舒服的環境下聆聽音樂會。在這次事件中,很幸運地American Chamber of Commerce很喜歡我們選擇的大自然環境。公司就算虧本都要去解決因為我們要與贊助商保持良好關係。

記:作為一個經驗豐富的高級經理,為什麼會選擇EMA的課程?

張:首先,EMA program提供了一個非常好的溝通平臺,讓我可以在課程中學習到其他不同管理的手法,而且同學與同學之間亦可以互相交流,大家都來自不同的公司,在管理上的手法都會有所不同,遇到不同的危機。我們可以分析以往大家經歷過的危機,危機發生的原因以及分享大家的不同處理手法,以防日後再犯。實戰經驗可以令大家更貼身去瞭解公司內會出現的不同危機。在社會上,公司間可能保持一個對立的關係,大家不會分享經驗,這樣難以互相學習。

記:你希望EMA課程中的那個元素可以助你更容易執行行政?

張:EMA課程提供了一個宏觀的視野,讓我知道更多自己公司的市場位置及方向,可以讓我更準確地制定公司未來的方案。很多時候,經理級的人員只專注在公司內部的規劃和管理,而忽略了公司外的擴展。EMA課程剛好提供了一個平臺去觀察現時的藝術前境和整個社會的藝術管理。EMA的Case Study亦有很大幫助,提供了一個標準,讓我知道公司現時的位置和新主意。

記:您認為新加坡的藝術前境是有何發展空間?

張:對於新加坡的藝術前境,除了發展不同形式的藝術外,我認為新加坡最缺少的是不同專長的人才。當集團內的高層辭職後,公司內部的員工可能未夠經驗去擔任高層的職位,而出外聘請亦非常困難。公司的架構存在人才的漏洞。

記:您覺得您入行以來最大成就是什麼?

張:在2014年,我們的華樂團參與了「全民共樂2014」,成功締造兩項新的健力士世界紀錄。由3345名樂手組成了健力士世界最大華樂團和由4557人組成的健力士世界華族鼓樂團。要管理好差不多5000人的樂團是相當困難。首先,表演者由四歲半到八十歲都有,有些是經學校參加,要確保場內安全、安排所有表演者的流程以及要在半夜前把所有學生安全送返家裹是一個非常龐大的工作。場內有5000人,可以想像大家排隊離場都需要一定的時間。所以,我們公司和巴士公司以及我們的志願者合作管理車輛和道路上的情況,確保所有巴士都可以安全上路,當時還有3萬名觀眾離開演出場地。最後我們用了1小時50分鐘安排場內的人離開,而所有小學生都可以在午夜12時前點到家。

記:相對新加坡,您對香港的藝術發展有什麼評價?

張:香港跟新加坡很相似,大部分藝街團體都只著重自身的藝術發展而忽略了大眾社會上的發展。藝術團體之間應該要有一個更親密的關係,例給一些小型的樂團可以和香港交響樂團合作,提升能力和形象,令香港薄術可以在國際上更加出名。另外就是人才短缺。香港應該多點培訓不同專長的人才,這樣對藝術行業才可以發展得好。

Thank you!
Your email is added to our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