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rview

演員龐秋雁從戲劇走向藝術行政之路
07 Jun 2016

記: 李妍蓓 答:龐秋雁

記: 您是學習表演出身,也曾長期從事表演事業,是如何從“台前”轉到“幕後”的?

答:2006年我開始幫九龍的一所小學發展音樂,當時那所學校的音樂教育開展得很差,例如只有27人學音樂, 樂團只有4種樂器。我很希望可以幫助這所學校,但介於我的專業是戲劇表演,不太擅長於音樂教育,所以我請了修讀音樂的妹妹幫忙來教導音樂,行政方面的工作就由我負責。這一做就是七年,那所小學的音樂教育發展得越來越好,從27人學音樂變成全校差不多一半的人學音樂,成立了5個藝術團體,差不多做到一人一件樂器,獲得了相當大的進步。這是我藝術行政工作的起步。

記: 對您來說作為藝人和藝術行政人員有什麼不同的體驗和經歷?您過去的工作經驗對現在管理有什麼幫助嗎?

答:藝人和藝術行政人員是有很大的不同的,當藝人比較自由,可以隨心所欲,但作為藝術行政人員就不可以隨意的流露自己的情緒,需要沉住自己的性格。不過以前當藝人的經歷使我更容易明白藝人的想法,因為將藝術行政當成普通的行政工作去做是不行的,普通的行政工作太過死板。例如我們公司有很多的音樂導師,我們需要計算他們的工作時間,有的人建議我們讓導師們打卡,雖然這是個有效的方法,但實際上很多導師都是不願意的。於是公司製作了一個設計美觀的簽名版,當有導師來上課時,就讓他們去簽個名,這個辦法既大方得體,又有實際效用。

記: 兒童音樂基金會的成立廣受好評,也獲得了很多善心人士的支持。可以介紹一下當初創辦基金會的初衷以及建立的過程嗎?

答:成立兒童音樂基金會的概念是來自我的妹妹,當時她在飛機上看見委內瑞拉的音樂計劃宣傳片後大受感動,而我們也一直相信藝術是另一種語言,可以幫助自我表達,可以有助於小朋友的成長。當我妹妹和我闡述她的想法後,我們都很想幫助香港低收入家庭的小朋友學音樂,所以我決定幫助她一起創辦兒童音樂基金會。建立的過程我遇過很多的困難,例如初次接觸藝術行政的我就需要寫計劃書、做財政預算等等。

記: 可以分享一下是如何從零開始招募老師,選址、宣傳、尋求贊助和支援的過程嗎?

答:一開始我們得到了羅鷹石慈慧基金的支持,使我們可以開始營運機構。在這期間我們邀請了很多演藝學院的學生、畢業生、老師來幫我們教學,這讓演藝學院的校長都對我們感到好奇,當來到我們以前在社會組織協會的練習場所,看見千二尺的場地容納了過百人,空間十分狹窄,就幫我們穿針引線找到現在我們兒童音樂基金會所在的地方。這是領展以優惠價租給我們的,當我們有了自己的中心,就希望開辦更多的課程來幫助低收入的兒童。在宣傳方面,都是傳媒自發地找我們,一方面是因為我是藝人的關係,另一方面是我們基金會有很多令人感動的勵志故事吸引媒體的報道。

記: 可以分享一下兒童音樂基金會對你的學員、家長和社區的影響嗎?

答:兒童音樂基金會其實在不知不覺中已經做了很多關於家長的工作。例如我們的家長鬆一Zone, 裡面有很多設定好的心情音樂讓家長們聽,讓家長可以放鬆一下;我們的圖書館裡不僅有兒童的圖書,也有家長的育兒書籍,提供給家長閱讀;基金會定期會請義工做分享,為家長打氣。有人問我兒童音樂基金會究竟是什麼,其實我也很難回答,我們所做的既囊括在藝術的範疇內,這也是一個教育的機構,同時還涉及社會服務的範疇,三個方面都有觸碰,真的很難界定。

記: 兒童音樂基金會在不到兩年的時間裡已經具有相當規模,未來的發展規劃是什麼?有什麼好的經驗和可能面臨的挑戰?

答:在未來我們希望可以跳出深水埗,在其他地區拓展音樂兒童服務,服侍基層家庭。另外我們每年都舉行的「 共樂共融音樂會」,會以較小的規模伸延至不同機構,讓更多有特殊需要的小朋友可以欣賞音樂,推廣我們“共樂共融”的思想。我們將會面臨最大的挑戰一定是到2018年基金會需要搬遷,到時候也許會有新的場所能提供給小朋友學習音樂,也可能四散各地,沒有固定的中心,但這一定不會影響到我們的發展,我們的理念一定會繼續走下去。

記: 修讀EMA課程對你經營兒童音樂基金會有幫助嗎?

答:EMA的課程對我來說真的非常的實在和實用,現在我已經不再怕寫任何的三年計劃、五年計劃,而且不再怕看和寫財政預算。也懂得編寫很紮實的課程計劃,整個課程讓我將我所有的知識融會貫通,可以說是為我提供在職的訓練。再者EMA的課程像為我打開了一扇窗,我可以更快地投入和融入藝術行政的工作中。

Thank you!
Your email is added to our list.